Read more about the article 世界自然遺產-知床半島冰潛
比著手勢,表示我準備好要下潛了

世界自然遺產-知床半島冰潛

同一個冬天,相隔整整兩個月後,再次來到北海道。上一回,走走停停的八天環島跳過了知床半島。這一次,我們將以自由潛水的方式在世界自然遺產知床半島進行流冰冰潛。 以往想到北海道,第一個念頭就是滑雪,而在北海道潛水也是從未在腦中浮現過的畫面。於是開始上網找尋關於冰潛,關於流冰。 流冰會在每年的一月到三月隨著海流抵達到北海道的紋別、網走及知床半島(Shiretoko)。這次由在知床長大的日本自由潛水員高木唯(Yui Takagi) 及來自台灣的資深自由潛水員黃詠傑帶領我們從事這項極限運動。在行前會議時,黃詠傑嚴肅地告知我們,冰潛是一項危險性極高的運動,整個活動當中,必須團體行動,不得擅自脫隊,活動進行中,只要有一個人身體不適,就必須暫停冰潛活動。 這次的極限不再深度,而是溫度。 流冰冰潛首要任務 - 探勘 抵達知床半島的第二天早晨,前往漁會所換上租借的乾衣。換上乾衣是預防走在流冰上,隨時有可能踩到脆弱的冰層而踩空落水。流冰是由不同大小的冰塊因為撞擊擠壓、下雪、溶化再結凍而成,不同大小的流冰結合後,已成了一大片雪白的冰原,站在上面無從得知腳下這塊冰,到底有多厚。因此,流冰期間的所有冰上活動,都必須穿上乾衣。 下水拉 場勘日原本穿著乾衣的Lazyfish 淇淇,看到日本潛水員換裝下水設置導引繩,回到水面滿足的表情,說著:「 太美了!」已經開始內心動搖,最後在活動結束前一個小時,衝回去民宿,快速換上3mm防寒衣回到下水點,已經興奮到沒時間思考,一路跑來的路上,已經做好了暖身,抵達後馬上下水感受一下水的溫度,冷到連呼吸準備都無法準備,水面大吸一口氣,躬身下潛。 第一回太執著要拉著導引繩,因為浮力太大,潛不下去,卡在流冰中間,因此順著導引繩回到下潛的洞口,一回到水面上面的戒護人員都嚇到,心想,都超過了潛水時間怎麼還沒出來,原來是不熟悉冰潛的模式,或者是太冷了,連思考都變慢了。 「我想要再來一次。」淇淇看著岸上戒護Sayuri說完,比了OK,再看著出水點的戒護,再次比了OK之後,快速地吸飽一口氣,躬身下潛。 第三天,廣瀨花子與其他日本潛水員也陸續加入了冰潛行程。 這幾天每天都會說的一句話就是:「好冷啊!」可是,還是不停地排著隊,不斷的重複下潛。整個活動最偉大的人員莫非就是來自日本的自由潛水戒護員 Tomohiro Noguchi 先生,以及水肺戒護人員Hidekazu Kawasaka 與 Yakuya Okawa 先生。 沒有水肺潛水員的戒護之下,是不允許下水的,因此他們待在零下水溫的時間很長,手指頭經常是凍僵的狀態。 冰潛會讓人上癮 這幾天不管是走在冰上或者潛入冰下,都會被眼前的美景感動著。這裡是世界自然遺產,不知道流冰還會出現多久,每一天眼前的流冰都在變化,不時會聽見冰塊碰撞的聲音。第一天到第八天每天走的路已經開始解凍,都分不清楚腳下踩著的是融冰還是海水了。流冰隨著流向就要前往下個點靠岸,或是隨著天氣轉暖而溶入海裡。 每一次與大自然的相處,都能讓我們更檢討自己對地球的付出,時時刻刻提醒著自己,少用一次性餐具,減少垃圾,是啊!唯有自己親自認識了地球,才能發自內心的想保護他。…

Continue Reading世界自然遺產-知床半島冰潛

旅行短蛙 MODEL AIR

Lazyfish Air 的誕生源自於旅行,延續長蛙鞋的功能,讓我們在旅行的時候可以更無負擔的提著行李,說走就走。 旅行的時候長蛙鞋的攜帶方式總是困擾著潛水員們,擔心蛙鞋沒有硬殼保護是否會因為托運而造成損壞,搭乘廉航是否會被額外的收取托運費用。旅行短蛙的設計延續著長蛙的推進力特性,全新概念的結構,讓旅人一樣能夠安全地享受深藍。 旅行短蛙與長蛙鞋有著截然不同的腳感,不同的回饋。除了旅行使用,短蛙的另一個特點則是非常適合豚式踢法,縮短蹼面的長度,與單蹼有著相似的推力,不能與單蹼相比,不過適合沒有單蹼的潛水員當作平常的平潛練習。 幾週前,我們在台灣環太平洋自由潛水泳池賽的比賽中使用了Lazyfish Air 參與DYN項目,由逸先教練創下個人最佳紀錄100米成績,而來自韓國的Young Gun選手,也使用了旅行短蛙創下了個人最佳紀錄91米。 這個夏天,帶著旅行短哇蛙,安全的環游世界吧!

Continue Reading旅行短蛙 MODEL AIR

CoLab Project: Lazyfish for KID x The Son of Cobra

本月最讓人期待的 Lazyfish for KID x The Son of Cobra 聯名系列即將登場! 今度春季,LAZYFISH 首度攜手旅居洛杉磯的法國衝浪潑墨藝術家 Paul Lefevre  ,以 KID 林柏昇為藍本,全新設計出圍繞在「THE UNIVERSE IS MY LIMIT」概念的「 Galaxy 系列」蛙鞋。 曾有人説 「天空才是極限」,但對KID來說 「宇宙才是他的極限」。 Circus Kid 從出道以來就以「瘋面」「無極限」「沒有不可能的事」強烈的展現了他的瘋狂,而這位狂熱份子不只是瘋狂,更渴望追尋生命,KID走入了深藍世界,上山下海,享受生活。 「Galaxy」設計概念以:Lazyfish 是雙恆久且隨著使用痕跡更加展現出歷史情懷的蛙鞋,並延續了大自然元素,融合The…

Continue ReadingCoLab Project: Lazyfish for KID x The Son of Cobra

CIRCUS KID裸奔少年的蛻變

“再不瘋狂就等死! ”應該可以算是 CIRCUS KID 的座右銘了吧? 在前往綠島的火車上,我們與KID聊起了他的故事。 KID第一次踏上綠島已經是17年前的事。那是2003年的夏天,當時他與夥伴坐在七星潭上聊天時,突然閃過去綠島念頭。他們立即預訂前往綠島的交通,在火燒島上與CIRCUS夥伴記錄了許多瘋狂的行為。 回顧當時的影片,裡面盡是青春熱血的身影。19歲的年輕人,眼神漫著「沒有我做不到的事」,那種篤定的態度,以及更多的是對世界充滿了無知,只想往前衝。反觀現在的他,在退伍之後,看似一樣瘋狂,但是多了一份穩重感。那份穩重是經過這17年的人生歷練,淬煉出來的。 KID 將他的人生分成了三個階段:不顧一切的青春年華/ 開始思考人生經歷 /慢慢來比較快 不顧一切的青春年華: 17年前的他做過最瘋狂的事莫過於裸奔少年,以及難以理解的吃羊大便,當然還有差點在台東關山的農業渠道泛舟失去生命的經驗。聽他說著荒謬的過往,下巴都要掉下來了。到底該形容當年的他是無知少年,還是勇氣小子呢?到現在還是無法給出一個答案。 開始思考人生經歷: 出道之後,KID面對的是社會大眾,社群媒體,這些生活上的變化,讓他約莫10年前開始反思自己的生活模式。雖然對比當年,他少了許多荒唐的事蹟,但是狂野性格的那一面卻沒有因此埋沒,在2014年《綜藝玩很大》節目中,發揮了他那「瘋面仔」的精神,因此讓他的人生發展到另一個階段。 慢慢來比較快: 當兵這一年,改變了他的生活步調。開始放慢腳步、享受生活;走入大自然、潛入海平面之下。他發現,生活步調越慢,得到的反而卻越多。他不再盲目地衝第一,而是在停、看、聽之後才行動。 這跟我透過媒體認識的「瘋面仔」林柏昇,似乎不太一樣。 就這樣聊著聊著也快到台東站了。 「一到就下水嗎?」我問。 「當然啊!走啊!」毫不猶豫的給出了答覆。 心想,也許我也遇到了一個頻率一樣的夥伴了! 綠島的第一潛我們下了石朗,下水點通常都是依照當天的鋒面決定。石朗是綠島有名的浮潛區,往外踢出去有很多不同的水下景點,很適合初學者前往,深度3-20米。 來綠島之前,KID先到小琉球完成了自由潛水的課程,並拿到了自由潛水證照。 自由潛水並非一項必須要有證照才能玩的水下運動,但是,自由潛水也並非你想像中的如此自由,自由的背後有很多風險,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命喪大海。安全是第一考量,再來則是取決於你享受自由潛水的程度。上課之前,KID的深度介於5-7米,上課之後則可以輕鬆到達15-20米的深度。 如果你想跟夥伴玩得開心,那麼上完課後,不需要擔心潛水會遇到的耳壓問題,深度下不去的問題,有效的大幅提升享受自由的樂趣。 第二天,我們決定去挑戰綠島鋼鐵礁。鋼鐵礁算是比較高難度一點的潛點,通常都有流,不過我們運氣很好,無風無流,一抵達鋼鐵礁時還出了一下太陽,將頭埋到水裡,印在眼前的則是21隻大燕魚。鋼鐵礁深度約莫在30米,漲退潮也會影響至底的深度,當天至底剛好是30.2米。 當天跟著Deepsoul 教練…

Continue ReadingCIRCUS KID裸奔少年的蛻變

北海道環島

2018年12月30日,我們決定到北海道來一趟為期8天的環島探點旅程。第一天晚上到達新千歲已經是晚上七點多,拿到車以後,一路開了3個多小時,約180幾公里的路程到達留萌市過了一晚,隔天一早再繼續沿著海岸線,一路向北底達稚內,北海道冬天的西部海岸因為受到西北季風引響,浪況都不好,而位於稚內西方50公里處的禮文島,才是我們今日的目的地。 冬天的禮文島跟台灣東部蘭嶼島一樣,沒有人潮又受到西北季風影響,又冷、又凍,所以店家不太營業,只剩下兩家傳統小店燈還亮著。一抵達民宿,老闆娘開心地在門口迎接我們,並說著:「今天只有你們入住喔!」好似今日是為了我們而營業的(的確是為了我們而營業),心中有些感動,還幫我們準備了很棒的年夜飯。 也因為是日本的過年,小島沒有人潮,沒有店家營業,連公車都沒行駛,島上只剩下一家便利超商,還有居民在自家門口前面剷雪的風景。老闆開著自己的車帶我們繞了禮文島沒有禁止通行的路線,從島上最熱鬧的小鎮,一路往西邊開到了地藏岩,都還是大晴天,因為積雪關係,繼續西邊往北的公路已經封閉,積雪也已經高達一米之高。一路開回東邊,再繼續沿著東海岸,一路來到金田之岬,據說是海豹出沒之地,不過氣候太惡劣,下車被雪打個幾分鐘,還是決定回到車上,繼續往最北端的須古頓岬前進。 在禮文島短暫的待了兩天一夜,要離開前,問了老闆娘「禮文島可以潛水嗎?」她深思了一下回答「好像沒有看過有人在這裡潛水,可能是水溫太低了,夏天太短了。」這時腦中一個小小的念頭浮現,那就是「我們夏天再來吧!」一直念念不忘海豹出沒的點,夏天再來,帶著防寒衣,全副武裝的來看看禮文島的海底世界。回到稚內待了一晚,再繼續往東移動之前,先往南開了20分鐘來到了拔海港,可以看到野生海豹的港口,在車上待了一個小時,只為了看這些野生海豹像地鼠一樣不時的浮出水面可愛的畫面。(會上癮)海豹看到了,望著也是該上路的時間了,還有200多公里的路程要走。 第四晚從日本海移動到了鄂霍次克海的紋別,是北海道可以看到流冰的地點之一,東部的海岸跟湖面依樣平靜。不過因為全球暖化,流冰一年比一年少,來的時間也越來越晚。從前可以看到破冰船破冰的畫面,現在也只能在海豹館外頭欣賞了。紋別海豹館,專門收留受傷的海豹,由專業人員照顧,康復之後再讓牠們回到大海,因為過年時間休館,無法近距離的目睹他們一眼,但還是在欄杆外頭,與他們對望了一陣子。 走了五天的沿海公路,對於冬天的海岸好像已經看膩了,決定往道東三湖之地前進,九彎十八拐的越過幾座山嶺,雖然是雪地,但是卻不難走。第五天傍晚弟子屈町的屈斜路湖,看到了童話故事裡出現的天鵝,但是沒有童話故事般的美好,天鵝其實很吵,而且會打架。這裡有幾個露天溫泉,不過水溫只有38度,不想冷死,還是跳過。隔天到了以高能見度而知名的摩周湖,最好的能見度高達41.6公尺,現今平均的能見度在20公尺,水深最深達212公尺。心裡想著,都能在這裡辦深度自由潛水比賽了呢,全年無浪無流,真想下去自潛看看! 第六個晚上回到了新千歲機場附近,到市中心終於看到了車潮與人潮,前幾天都像是生活在荒島一般,三餐都在便利超商解決。這個晚上,猶豫著到底要走比較短的路徑一路到達函館,還是要再走回日本海,一路往北海道最南端前進,繞一圈再回到函館。最後,我們選擇了後者,這一天我們開了將近400公里的路程,在白神岬遇到了暴風雪,看到第一家超商時,覺得得救了。 這一趟北海道環島八天之旅,走了1400多公里,環了一圈,從最北到最南端,那些我們覺得可以下水看看的點,已經默默地留在記憶裡。而這也可以說是為了二月底的冰潛提前適應了北海道冷冽的氣候。一月初的北海道平均氣溫在-8 到-1度,當時的我們,已經有點想放棄二月底的冰潛潛旅了,不過,倒是懷念起了禮文島,心想著,也許夏天該去那裡潛水看看,聽說有很多海膽。

Continue Reading北海道環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