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道環島

2018年12月30日,我們決定到北海道來一趟為期8天的環島探點旅程。第一天晚上到達新千歲已經是晚上七點多,拿到車以後,一路開了3個多小時,約180幾公里的路程到達留萌市過了一晚,隔天一早再繼續沿著海岸線,一路向北底達稚內,北海道冬天的西部海岸因為受到西北季風引響,浪況都不好,而位於稚內西方50公里處的禮文島,才是我們今日的目的地。

北海道西海岸
禮文島港口歡迎招牌
抵達禮文島天色已暗

冬天的禮文島跟台灣東部蘭嶼島一樣,沒有人潮又受到西北季風影響,又冷、又凍,所以店家不太營業,只剩下兩家傳統小店燈還亮著。一抵達民宿,老闆娘開心地在門口迎接我們,並說著:「今天只有你們入住喔!」好似今日是為了我們而營業的(的確是為了我們而營業),心中有些感動,還幫我們準備了很棒的年夜飯。 也因為是日本的過年,小島沒有人潮,沒有店家營業,連公車都沒行駛,島上只剩下一家便利超商,還有居民在自家門口前面剷雪的風景。老闆開著自己的車帶我們繞了禮文島沒有禁止通行的路線,從島上最熱鬧的小鎮,一路往西邊開到了地藏岩,都還是大晴天,因為積雪關係,繼續西邊往北的公路已經封閉,積雪也已經高達一米之高。一路開回東邊,再繼續沿著東海岸,一路來到金田之岬,據說是海豹出沒之地,不過氣候太惡劣,下車被雪打個幾分鐘,還是決定回到車上,繼續往最北端的須古頓岬前進。

禮文島的另一端,出著大太陽
禮文島,地藏岩
越往北開,能見度越低
禮文島金田之岬,初夏到初冬,好天氣可以看到海豹趟在岩石上曬太陽的風景。
禮文島須古頓岬,全島最北端的海岬
傍晚等待船班時,在港口走走
搭著可以載200多人的郵輪,回到稚內港

在禮文島短暫的待了兩天一夜,要離開前,問了老闆娘「禮文島可以潛水嗎?」她深思了一下回答「好像沒有看過有人在這裡潛水,可能是水溫太低了,夏天太短了。」這時腦中一個小小的念頭浮現,那就是「我們夏天再來吧!」一直念念不忘海豹出沒的點,夏天再來,帶著防寒衣,全副武裝的來看看禮文島的海底世界。回到稚內待了一晚,再繼續往東移動之前,先往南開了20分鐘來到了拔海港,可以看到野生海豹的港口,在車上待了一個小時,只為了看這些野生海豹像地鼠一樣不時的浮出水面可愛的畫面。(會上癮)海豹看到了,望著也是該上路的時間了,還有200多公里的路程要走。

像地鼠一樣的海豹
拔海港曬太陽的海豹媽媽與身旁的小海豹

第四晚從日本海移動到了鄂霍次克海的紋別,是北海道可以看到流冰的地點之一,東部的海岸跟湖面依樣平靜。不過因為全球暖化,流冰一年比一年少,來的時間也越來越晚。從前可以看到破冰船破冰的畫面,現在也只能在海豹館外頭欣賞了。紋別海豹館,專門收留受傷的海豹,由專業人員照顧,康復之後再讓牠們回到大海,因為過年時間休館,無法近距離的目睹他們一眼,但還是在欄杆外頭,與他們對望了一陣子。

走了五天的沿海公路,對於冬天的海岸好像已經看膩了,決定往道東三湖之地前進,九彎十八拐的越過幾座山嶺,雖然是雪地,但是卻不難走。第五天傍晚弟子屈町的屈斜路湖,看到了童話故事裡出現的天鵝,但是沒有童話故事般的美好,天鵝其實很吵,而且會打架。這裡有幾個露天溫泉,不過水溫只有38度,不想冷死,還是跳過。隔天到了以高能見度而知名的摩周湖,最好的能見度高達41.6公尺,現今平均的能見度在20公尺,水深最深達212公尺。心裡想著,都能在這裡辦深度自由潛水比賽了呢,全年無浪無流,真想下去自潛看看!

紋別前往屈斜路湖的道路
在吵架的天鵝
以高能見度知名的摩周湖
硫磺山

第六個晚上回到了新千歲機場附近,到市中心終於看到了車潮與人潮,前幾天都像是生活在荒島一般,三餐都在便利超商解決。這個晚上,猶豫著到底要走比較短的路徑一路到達函館,還是要再走回日本海,一路往北海道最南端前進,繞一圈再回到函館。最後,我們選擇了後者,這一天我們開了將近400公里的路程,在白神岬遇到了暴風雪,看到第一家超商時,覺得得救了。

暴風雪泡泡浴

這一趟北海道環島八天之旅,走了1400多公里,環了一圈,從最北到最南端,那些我們覺得可以下水看看的點,已經默默地留在記憶裡。而這也可以說是為了二月底的冰潛提前適應了北海道冷冽的氣候。一月初的北海道平均氣溫在-8 到-1度,當時的我們,已經有點想放棄二月底的冰潛潛旅了,不過,倒是懷念起了禮文島,心想著,也許夏天該去那裡潛水看看,聽說有很多海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