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自然遺產-知床半島冰潛

在流冰上,往潛點的方向走
同一個冬天,相隔整整兩個月後,再次來到北海道。上一回,走走停停的八天環島跳過了知床半島。這一次,我們將以自由潛水的方式在世界自然遺產知床半島進行流冰冰潛。 以往想到北海道,第一個念頭就是滑雪,而在北海道潛水也是從未在腦中浮現過的畫面。於是開始上網找尋關於冰潛,關於流冰。 流冰會在每年的一月到三月隨著海流抵達到北海道的紋別、網走及知床半島(Shiretoko)。這次由在知床長大的日本自由潛水員高木唯(Yui Takagi) 及來自台灣的資深自由潛水員黃詠傑帶領我們從事這項極限運動。在行前會議時,黃詠傑嚴肅地告知我們,冰潛是一項危險性極高的運動,整個活動當中,必須團體行動,不得擅自脫隊,活動進行中,只要有一個人身體不適,就必須暫停冰潛活動。 這次的極限不再深度,而是溫度。
鄂霍次克海上的流冰,每當碰撞一起都會聽到撞擊聲
站在巨石山頂往下看,白雪覆蓋了陸地及出海口
滿滿流冰的海面

流冰冰潛首要任務 – 探勘

抵達知床半島的第二天早晨,前往漁會所換上租借的乾衣。換上乾衣是預防走在流冰上,隨時有可能踩到脆弱的冰層而踩空落水。流冰是由不同大小的冰塊因為撞擊擠壓、下雪、溶化再結凍而成,不同大小的流冰結合後,已成了一大片雪白的冰原,站在上面無從得知腳下這塊冰,到底有多厚。因此,流冰期間的所有冰上活動,都必須穿上乾衣。
在積雪的流冰上行走
拿著攝影機時,每一步都走得戰戰兢兢
拿著鑿冰道具的世界紀錄創造選手木下紗佑里
外圍的流冰,每天都有不同樣貌
水肺戒護潛水員鋸開流冰
Lazyfish Air 旅行短蛙

下水拉

場勘日原本穿著乾衣的Lazyfish 淇淇,看到日本潛水員換裝下水設置導引繩,回到水面滿足的表情,說著:太美了!已經開始內心動搖,最後在活動結束前一個小時,衝回去民宿,快速換上3mm防寒衣回到下水點,已經興奮到沒時間思考,一路跑來的路上,已經做好了暖身,抵達後馬上下水感受一下水的溫度,冷到連呼吸準備都無法準備,水面大吸一口氣,躬身下潛。 第一回太執著要拉著導引繩,因為浮力太大,潛不下去,卡在流冰中間,因此順著導引繩回到下潛的洞口,一回到水面上面的戒護人員都嚇到,心想,都超過了潛水時間怎麼還沒出來,原來是不熟悉冰潛的模式,或者是太冷了,連思考都變慢了。 我想要再來一次。」淇淇看著岸上戒護Sayuri說完,比了OK,再看著出水點的戒護,再次比了OK之後,快速地吸飽一口氣,躬身下潛。
比著手勢,表示我準備好要下潛了
沿著導引繩,往出水點方向前進
第三天,廣瀨花子與其他日本潛水員也陸續加入了冰潛行程。 這幾天每天都會說的一句話就是:「好冷啊!」可是,還是不停地排著隊,不斷的重複下潛。整個活動最偉大的人員莫非就是來自日本的自由潛水戒護員 Tomohiro Noguchi 先生,以及水肺戒護人員Hidekazu Kawasaka 與 Yakuya Okawa 先生。 沒有水肺潛水員的戒護之下,是不允許下水的,因此他們待在零下水溫的時間很長,手指頭經常是凍僵的狀態。
日本水肺戒護
貼在冰上,以攀爬方式前進
CWT下潛
流冰之下
由下往上看才是最美的風景

冰潛會讓人上癮

這幾天不管是走在冰上或者潛入冰下,都會被眼前的美景感動著。這裡是世界自然遺產,不知道流冰還會出現多久,每一天眼前的流冰都在變化,不時會聽見冰塊碰撞的聲音。第一天到第八天每天走的路已經開始解凍,都分不清楚腳下踩著的是融冰還是海水了流冰隨著流向就要前往下個點靠岸,或是隨著天氣轉暖而溶入海裡。 每一次與大自然的相處,都能讓我們更檢討自己對地球的付出,時時刻刻提醒著自己,少用一次性餐具,減少垃圾,是啊!唯有自己親自認識了地球,才能發自內心的想保護他。
冰潛結束後的暖身活動
站在巨石往下看

期待明年能在同一個地點,與流冰相遇